杨超越:我要牢牢牛虻简介捧住老天爷给的这碗饭多吃几口

影视资讯 娱乐3 评论

杨超越 “完全不知道她下一步会干嘛” “她走过来,一张小小的脸,很饱满,整个胶原蛋白很充沛的感觉。”丁丁张回忆到这儿,在电话里感叹起来:“她后来告诉我她没有化妆,皮肤真的非常好,我觉得年轻是什么呢?年轻就是眼睛非常明亮,眼白、眼球非常分明

“她看照片,甚至会细致到连头发丝都不放过,就算只是一根头发翘起来了也会一直纠结,说时迟那时快,造型师立马跑过来帮她整理头发,开玩笑说,我好害怕’被开除’!”

2018年,杨超越是中国热度最高的话题人物之一。在路上,在机场,在电视机前、手机屏幕里,人人都在观看她。初春她拖着行李箱、坐着破旧大巴离开村子时,还是一个看不到明天的女团成员,4个月后,她已经成为全民皆知的艺人。

杨超越

杨超越不隐藏情绪。12月20日晚,记者问她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她想都没想就回答,“很多时候,我每天都在哭,衣服找不到了也要哭一下。”因为次数太多,这成了一件不需仔细回忆的事。

问她原因,她说在盐城农村,买房是证明自己的标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又说,“漂泊在外,想要一个栖身的地方。”对于许多20岁女生来说离开家都是拥抱新世界,而对她来说是“漂泊”。

说完这话,她又摊开四肢,松弛下来。这是她习惯的姿势。几个月前,刚刚出道时,在《送一百位女孩回家》的镜头中,她也曾这样躺在一张灰色的椅子上,主持人问她,你觉得你是一个老天爷赏饭吃的艺人吗?

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身份,杨超越似乎还是呈现出一丝犹疑。11月的《吐槽大会》上,她说会给自己的锦鲤照片点举报,举报原因是“封建迷信”,这也许是一种玩笑。记者在与她访谈时,问到有关锦鲤的问题,工作人员阻止了:“ 与锦鲤有关的我们都不谈。”

增粉数据或许能说明杨超越的受欢迎程度。饭圈把《创造101》的大部分粉丝称为“三月秀粉”,意思就是在真人秀播出的3个月里的粉丝。节目结束,这些粉丝也就四散了。但根据虎扑的一项填写人数超过2000人的调查,有接近55%的人是在《创造101》结束后成了杨超越的粉丝。

“谁不累啊?工地干活还累呢。”杨超越从没表达过“被忘记”的担忧,但她并非没有紧张感。这种紧张感的集中表现是对外貌的在意。博主“深夜发媸”在一次采访时问她:第一次来看秀会不会很紧张?杨超越的回答是,希望到时候出来的照片一定要好看!她甚至说,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审照片、审视频。偶尔翻评论、空降粉丝群,也是为了检查饭拍图够不够好看。

她的粉丝们不敢转,只求它赶紧消失。粉丝航海说,“如果说其他对于超越的分析,还是基于她的话,这个锦鲤只是好运的代表而已,把她所做的努力完全抹杀掉了。”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她胜在自然率真,视镜头为无物。《创造101》的总编剧芦林曾在2018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告诉记者,镜头讲究的是自然,真人秀一定是建立在这个“真”上面。

最近一次是在《超新星运动会》里,她射箭中了九环,人们把它视作好运的证据。但实际上,在机场她告诉粉丝,其实自己练了挺长时间。

团舞复杂,一首歌至少有三四十个队形,必须得背下来,甚至靠肌肉记忆。杨超越有时会有小女孩的一面,跳得累了,就会说出一些“我不想跳舞了”、“老师我们上上文化课吧”之类的话,但是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并不会真的放弃。只有一次,她发烧,实在撑不住了,才请了一次假。

“杨超越就是这样一个状况啊,长得挺好看,那会在这个竞争残酷的丛林法则里,存活多少集?”

还有一种对比要更残酷些。我们找到一位同样从《创造101》毕业的女孩A,她人气不差,半年来唱片、综艺和演戏都有涉及。电话里我问A,你觉得所有这些工作里,最难的是什么?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综艺。

这些话听起来既麻木又坚韧,让人觉得她的工作,和她爸爸在钢铁厂、妈妈在制衣厂的工作没有区别。她同样是在劳作,像家乡盐城乡野里的乡亲们一样,勤勤恳恳,全力以赴。

杨超越

她工作了整整一天,本来把自己四肢舒展开了,像摊大饼一样摊在座位上。听到这问题她缩起来,眼睛亮亮的:“我觉得就是上次回家的时候,看到父亲脸上的感觉和状态都不一样了。我爸是个很低调的人,他没说什么,但我觉得他应该是终于感觉有一点小骄傲了。我努力这么久,终于可以让他替我开心了。”

时代在变化,不再是唱跳作品等于一切的年代了。对于这些女孩来说,综艺是一个有热度和持续曝光量的、必不可少的工作内容。《创造101》已经给她们上过了残酷一课。

但人们需要锦鲤,需要这样一种解决之道。她已经被挑中了。

被劝着删微博的事后来还发生过。上完跑男嘉年华,她发微博说:“台上没过瘾,台下撕了两张名牌。”配图是邓超和鹿晗的名牌,艾特他们,让他们来认领。但两人都没回应。底下各家粉丝都来了,温和一些的留言是建议她:“感觉艾特名字后面加前辈两字,会比较妥当。”

她把娱乐圈的工作称作“打工”,把自己称作“打工崽”。行程排得满,她已经习惯在车上睡觉,会宽慰自己和别人“我爱工作,我不喜欢睡觉”。

舞蹈老师迎清,从火箭少女101出道起就一直负责她们的舞蹈培训。她说杨超越是组合里档期最满、时间最少的成员之一。 她几乎错过了每一次集体训练,回回都是再找时间单独辅导。但这种辅导,她一次都没有缺席过。

她想了一下,说:“是吧,要不然也不可能走到这一步。”然后又跟了一句,“所以我要更牢牢地捧住老天爷给我的这碗饭,多吃几口。”

但也能窥到她还不太适应的瞬间。丁丁张在车里拿出一堆零食给她,她马上挑出了最爱的辣条,突然想起来,经纪人叮嘱要避开商品logo。她赶紧用手挡住。

今年6月末,《创造101》结束时,第一张以杨超越为主角的锦鲤图出现,并没有如今“转运”的意思。

“她走过来,一张小小的脸,很饱满,整个胶原蛋白很充沛的感觉。”丁丁张回忆到这儿,在电话里感叹起来:“她后来告诉我她没有化妆,皮肤真的非常好,我觉得年轻是什么呢?年轻就是眼睛非常明亮,眼白、眼球非常分明。仔细看的时候,她的那个眼白和眼球非常分明,很明亮的一双眼睛。”

她对妆发有自信和掌控力。前阵子的一次颁奖典礼上,她梳着中分,被人说胖,又上了微博热搜。粉丝在她社交网站底下说,“宝贝,下次的发型可以做一下吗?”她说:“我不,我喜欢。”

今年秋天,《创造101》结束后没多久,作家丁丁张因为做一档访谈节目,贴身采访了刚出道的艺人杨超越一整天。看到这个话题选手的那一瞬,他脑子里闪过一句话,“就是老天爷赏饭吃”。

一走进镜头,紧张几乎是人的本能,A有时会不自觉地放空自己。同节目的一位嘉宾私下问她,“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卸完妆,没有摄像机的时候,更好玩儿?”

锦鲤的诞生

这个野生女孩突破了演艺圈严密的造星体系,打破了被广泛认同的选拔标准,兀自生长出来。她身上集中了这个时代人们关于美貌、公平、阶层跨越的所有焦虑,从而成为一个表意复杂的符号。

但这种逾矩也让一些人喜欢。作家燕公子是杨超越的粉丝:“杨超越给粉丝抽奖了,太可爱。我爱她的一个很大原因,就是完全不知道她下一步会干嘛,她是原生态的,没有被训练成为商品的爱豆,很想看她这样横冲直撞野蛮生长的女孩在演艺圈怎么发展。”

她的粉丝们此前发现了一些巧合。比如她2017年10月发文说,“吃饭只吃金拱门”,8个月后就代言了麦当劳;她说最大的愿望是上《快乐大本营》,出道第一天就见到了快乐家族;再比如她曾做过鹿晗的拉拉队员,两人离得远,她就量图上距离,开玩笑说两人只相距3厘米,6个月后就真的在“跑男嘉年华”与鹿晗同台了。

杨超越也有自己的态度。9月8日她在社交平台上发了一段真锦鲤的视频,说了一句,“这才是锦鲤呀。”粉丝们认为,“妹妹这是明确表达了自己不喜欢。”

丁丁张之前做过光线传媒青春光线的总裁,接触过一茬茬的年轻艺人,大概知道一个刚进入娱乐圈的年轻人会经历什么,所以把这期访谈主题定为“成名的代价”。“我觉得她出道了,可能会有一些变化。经纪公司介入了,会不会因为公司的力量会给她做一些调整。”

但戏剧性的转折就在一个月后发生了。在10月13日张杰演唱会之后的庆功宴上,杨超越抽中了2万块的奖金——如果一定要追溯锦鲤形象传播的起始点的话,应该是这一天。

但没有,杨超越还是不按常理出牌。具体的事例包括:在《明日之子》直播时她在嘉宾席上脱掉了鞋子,被摄像机拍到,又顶上了热搜。《创造101》决赛之夜后,她做的第一件事是微博关注了两位粉丝。比赛时她们常在录节目的园区出现,她就认识了,觉得关注对方微博是很自然的事。第二件事是抽奖。6月28号她在微博宣布,她要送粉丝两部手机。

杨超越

在所有综艺节目里,都能感受到她的迷人之处——那种从田野里生长出来的、带着草腥气的语言。这是娱乐工业的孤品。

现在看来,她活得挺生机勃勃的。出道后上了《心动的信号》《吐槽大会》等热门综艺,去横店拍了戏,出了新单曲,还作为Miu Miu代言人到巴黎去看秀。成名的代价在她看来不值一提。丁丁张觉得“她很自然,落落大方地出现在我面前,(节目里)我们很快就进入了聊天的状态”。她在镜头前吃甜品,食物沾到嘴角也不管。

杨超越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