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裹洋灰机灰机装 中国风盛西方

时尚资讯 娱乐3 评论

鎏金累丝珐琅彩多曲长方形银饰盒,沐文堂藏。 累丝多曲形带盖银提篮,沐文堂藏。 授课老师 刘斌“银饰人生——19-20世纪中国‘洋装’银器展”策展人、广州博物馆陈列研究部。 公开课 文物档案 文物:鎏金累丝烧珐琅番莲纹盖盒 年代:18世纪晚期至19世纪初

  18世纪中期,清政府在广州实行针对西方航海国家的“一口通商”政策,大量白银流入广州,由此,促成了“中国外销银器业”率先诞生于广州,并在19世纪中期前一枝独秀。十三行的能工巧匠们,吸收借鉴东西方不同工艺、素材,以西式银器为模范,从古代金银器、西洋版画、插图、书籍中获得灵感,创造出有别传统样式的“洋装”银器,远销海外。银光丽影,见证了在西方世界持续百余年的银器中国风,谱写出中国海外贸易史上的“白银时代”。

  除此之外,盒子还运用了珐琅工艺,先用银丝盘出纹饰后填色烧制,色泽亮丽的珐琅图案与鎏金累丝相互辉映,别有韵味。“珐琅料多施用于铜胎或瓷胎上,用在银器上少见,难度也大。因为银的熔点远比铜和瓷低,珐琅彩又需要反复烧制,容易变形。”

  今天,不少“洋装”银器珍品已经回流。广州博物馆珍藏的鎏金累丝烧珐琅番莲纹盖盒,从器型、工艺到中西文化结合的特点上,都是极有代表性的一件。本次“广州文博解码公开课”,特别邀请“银饰人生——19-20世纪中国‘洋装’银器展”策展人、广州博物馆陈列研究部刘斌老师详细讲解这件银光闪闪的馆藏宝贝。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店号名称开始大量出现在中国外销银器之上,这其中最有名的当属从广州起源,尔后将店铺扩张到香港的“宏兴”(WH)银楼了,从现有遗存实物资料中统计出,多达110余家生产商为其生产外销银器。

授课老师 刘斌 “银饰人生——19-20世纪中国‘洋装’银器展”策展人、广州博物馆陈列研究部。

  尺寸:高12.5厘米,长18厘米,宽12厘米

  此外,马洛斯所著《中国外销银器》一书中收录有一对带托盘花丝银盖瓶,底部有中文“宝盈”刻款,应是广州宝盈(POWING)银楼所制,该物断代为18世纪末,这也是迄今为止可识别的最早的中国外销银器商标之一。并且,“POWING”字样还出现在美国Ephraim Bumstead 公司1804年4月4日的分类账目之中。

  虽然这件产品没有底款,但它并非孤例。根据学者陈志高研究,“在国外一些著名博物馆如俄罗斯埃米尔塔日博物馆藏有两套共33件的花丝梳妆用具,据称是俄罗斯凯瑟琳大帝订购的闺房用品,且是其1745年结婚的嫁妆之一;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藏有18世纪中期的广作花丝银茶叶盒。此外,同时期的普鲁士腓特烈大帝皇宫、法国路易十五的凡尔赛宫、英国乔治三世的白金汉宫也藏有来自中国的花丝银器,一些私人藏家手中亦有类似藏品。”

累丝多曲形带盖银提篮,沐文堂藏。

  到了19世纪中叶以后,随着中国其他沿海口岸的开埠通商,粤地银铺嗅得商机,纷纷将外销银器作坊、店号、工匠等迁移至香港、上海等地,中国外销银器业开始从广州向港沪及内地口岸城市扩张发展。

  累丝工艺

  鎏金工艺

  一场大火,二里银沟

  名商号云集 风靡欧洲王室

  手掌大银器 三种繁复工艺

  先说累丝工艺。累丝,又名“花作”,指将金、银材料拉成丝状,然后将其编成辫股或者各种网状组织,再焊接到器物之上的工艺。其中立体累丝的制作最为复杂,必须先焊接出器物的骨架,再以细银丝编织成型,对工匠的经验和技艺要求很高。因为它不像扇子,由一片片平面的扇骨组成。广州博物馆也收藏有多把银鎏金累丝扇子,比较起来就可以看出差别。

  文物:鎏金累丝烧珐琅番莲纹盖盒

  中国香港的大收藏家,沐文堂主关善明一向以眼光独到著称,他也很早就关注到了外销银器。在2017年香港海事博物馆编著的《白银时代:中国外销银器之来历与贸易》一书中,就收录了沐文堂所藏的鎏金累丝珐琅彩多曲长方形银饰盒,为乾隆初年广州出品,还有累丝多曲形带盖银提篮,为嘉庆至道光年间广州制造,也都极为精美,可与广州博物馆所藏鎏金累丝烧珐琅番莲纹盖盒互相参照。

  鎏金,就是将水银和金融合在一起,反复刷在器物上,再通过烘烤让水银蒸发,留下来的金子就会附着在器物表面。

  资料显示,1822年时,广州十三行街着了一把大火,火势凶猛,蔓延数日,里面所存放的大量财物和现银四千万两被毁于一旦。大火过后,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十三行所在的街道中“洋银熔入水沟,长至一二里”,这种现象恐怕历朝历代都未曾见过。这“银沟”不仅显露了商贾们富裕的程度,也说明当时的十三行藏银众多。十三行的能工巧匠们,用这些白银创造出有别传统样式的“洋装”银器,远销海外。

  文物档案

  银铺

  刘斌还为记者勾画了一张广州“洋装”银器店铺南下北上的线路图。

中国银裹洋灰机灰机装 中国风盛西方

  累丝,又名“花作”,指将金、银材料拉成丝状,然后将其编成辫股或者各种网状组织,再焊接到器物之上的工艺。

  年代:18世纪晚期至19世纪初

  授课老师 刘斌

  此银器由广州博物馆收藏,尽管没有底款,但从同时代外销银器特征推断来自广州十三行。

  工艺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江粤军  统筹/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晓云

  十九世纪六七十年代,粤人在沪开设的“洋装”银器店也日渐增多,被称为“广帮银楼”“西式银楼”“洋装首饰店”……外国人和本地富家大族之家趋之若鹜,上海也因此成为继广州、香港之后“洋装”银器生产销售的又一重镇。

  珐琅工艺

  据刘斌介绍,19世纪中期以后,十三行出品的外销银器上 ,基本都会留有底款,而这件精美的鎏金累丝烧珐琅番莲纹盖盒上并没有款识,目前推测应该是18世纪晚期至19世纪初制作的产品。盒子高12.5厘米,长18厘米,宽12厘米,而重量仅有约400克。这件宝贝是广州博物馆征集得来,盒盖虽然镂空,但底部垫上了一层银片,用途判断为盛装首饰及其他小物件的首饰盒。其融合了累丝工艺、鎏金工艺和珐琅工艺,通体璀璨夺目、瑰丽堂皇,无论是工艺难度还是精美程度,在外销银器中都是顶呱呱的。

  累丝技艺现在已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目前主要在成都那边传承。广作“洋装”银器从19世纪中期形成满工锤揲装饰特征后,到了民国年间,累丝工艺就渐渐湮没无闻了。

  早期,广州的“洋装”银器店铺主要集中在十三行商馆区一带。据外国人游记记载,当时的靖远街(今广州文化公园一带)堪称老广州的“纽约第五大道”、伦敦的“Bond Street”,以广州商馆区最宽敞的街道而闻名,工艺精湛的广州银匠云集此地,旅华外商纷至沓来,引领一个时代的银器风尚。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