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电影:是登峰托马斯戴利造极 还是末路狂花?(附图)

明星资料 娱乐4 评论

《卧虎藏龙》剧照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当初李白作这首《侠客行》为行侠者传神写照时可能没有想到,千百年之后,他笔下的吴钩赵客白马银鞍虽在世间绝迹,却在银幕上得

武侠电影:是登峰托马斯戴利造极 还是末路狂花?(附图)

  直到战后香港,关德兴主演的《黄飞鸿》系列影片再度开启了武侠片的新帷幕,它围绕一位现代大侠的传奇故事开展情节,宣扬仁智忠勇恕的美德和民族精神,标榜南派真功夫“硬桥硬马”,并且请来了黄飞鸿的再传弟子刘湛等人来指导关德兴的武打,不仅重新赢得了观众,也开启了武术界和电影界合作无间的先河。从1949年开始,黄飞鸿的故事已拍了不下百部,其中关德兴主演的就有77部,本身成为影界的一大传奇,而在当时也成为港产武侠片冒起的标志。当时的粤语武侠电影制作短平快,从小说或传奇故事中挖一些桥段,找几个会点功夫的人,往往七天就能拍完一部戏,产量丰多。戏中的武打虽然标榜真功夫,其实只是开拍之前想几下招数,演员能打的就打,不能打的就借位或者放飞镖,然后在胶片上做特技效果。这种情况到了60年代末得到全面改观。张鑫炎《云海玉弓缘》开始了国语彩色武侠电影的新时代;《独臂刀》、《金燕子》的导演张彻凭借“有血有肉”的“阳刚美学”在视觉效果上满足了观众对真实感越来越高的要求,也捧红了王羽等一批英雄明星;而同在邵氏电影旗下的胡金铨更是第一个把武侠电影当作艺术电影来做的导演,他的《大醉侠》、《龙门客栈》、《侠女》都是中国武侠电影史上的经典之作,《侠女》更夺得中国人在戛纳的首个奖项,其中徐枫扮演的侠女在竹林间滑行一段多年之后仍被李安拿来借鉴发挥,成就《卧虎藏龙》被人啧啧称道的竹梢斗剑。这时候的武侠片形成了依靠武指设计动作套路、运用剪辑技巧增加情节张力的成熟模式,张彻的力和胡金铨的美更为武侠片的发展奠定了高走的基础。然而李小龙的出现使武侠电影又有一变。这个将两节棍耍得虎虎生风,口中哇哇怪叫的小个子在好莱坞传播了中国武术的神话后,1971年返港拍摄了《唐山大兄》、《精武门》、《猛龙过江》,引领了民初武侠电影的风尚,可是正如有人认为李小龙一出,从此“有武无侠”,说他的电影是武侠片,毋宁说是武打片、动作片更为恰当。这种影响很深远,直到1973年李小龙暴毙,罗维培养成龙接班拍《新精武门》时仍然如此。虽然成龙后来凭《蛇形刁手》、《醉拳》等片摆脱李小龙阴影而开“谐趣武打”新门类,但这种重武不重侠的风格仍然没有改变。后来成龙又从功夫喜剧转向枪战动作片也是顺流而下无可厚非。

  岂有豪情似旧时

 手机铃声下载 快乐多多 快来搜索好歌!

  说到底如今大家奉行的不过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又有谁还记得当年的倜傥豪情。更何况,在技术条件突飞猛进的今天,徐克当年的惊世骇俗仿佛也成了小菜一碟。从《风云雄霸天下》到《中华英雄》到《决战紫禁之巅》,电脑做的越来越多,不可能的神功越来越少,武侠电影奇幻的一面究竟还有多少可能有待挖掘?于是徐克这一次用一千六百多个特效镜头来回答人们的疑问,告诉大家想象和想象力之间有多大的不同。但如果说《蜀山传》是一部中国武侠片,谁能告诉我《圣斗士星矢》是不是可以称作它的兄弟?

  说起武侠片的鼻祖,人们总是想到1928年明星影业公司的《火烧红莲寺》。这部根据平江不肖生小说《江湖奇侠传》改编的电影一经推出便红透半边天,一口气连拍18集,正式揭起了中国武侠电影的大旗,跟风者众,短短四年间各间电影公司便制作了两百多部,成为当时最主要的片种。当时的侠客造型主要来源于京剧里的小武,武打场面也从舞台上的北派招示演变而来,你来我往,枪来剑挡,花拳绣腿打得花团锦簇。但是与二三十年代许多商业文化症候一样,当时的武侠电影不仅限于条件,也陷于商业操作和浮滥取向之中,越来越粗制滥造,最后几乎就成了神怪片,落得在战乱来临之际被明令取缔。

武侠电影:是登峰托马斯戴利造极 还是末路狂花?(附图)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